欢迎您访问华西口腔医学院!

全部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三甲医院复评”专栏

天府早报:想娃娃的时候 就看一眼温暖的“宝宝墙”

大多数病人都是婴童的华西口腔医院唇腭裂外科医护人员照顾患儿时间超过陪自己孩子难解心中愧意与思念,自家宝宝照片挂在病房外

开栏语

平凡母亲演绎最深感动

在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母亲,她们默默无闻,平凡却又伟大。

岁月荏苒,她们留给孩子幸福的记忆,脸上却被时光镌刻下痕迹。明天是三八妇女节,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再次和爱与感动邂逅,用文字演绎情怀,用笔墨挥洒敬意,抱着触动灵魂的故事,与她们一同走进春天。

她们或许没有奖杯,却在我们心里留下不能磨灭的光影;她们让我们相信,这是一个有爱的世界。

华西口腔医院唇腭裂外科,位于医院13楼,22名医护人员每天都要接收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

在唇腭裂外科病房外,有一面“宝宝墙”,这些宝宝不是高台上的明星,也不是痊愈的患儿,而是华西唇腭裂外科医生护士们自己的孩子。

昨日,华西口腔医院副院长石冰教授说:“唇腭裂外科病房80%以上的病人都是儿童和婴儿,为了让医生护士把对自己孩子的那份爱,移情到患儿身上,于是,‘宝宝墙’应运而生。”同时,这些照片也让医护人员感觉到,孩子时常陪伴在自己身边。

 

墙内故事

可以温暖

路过“宝宝墙”谁都会驻足

昨日14时,华西口腔医院唇腭裂外科病房外,墙面上,7张照片里,孩子们笑容灿烂,他们分别是护士长龚彩霞的孩子、医师尹恒的孩子……

无论是神色凝重的病患家属,还是懵懂的小朋友,路过“宝宝墙”时,总忍不住停下脚步,驻足多看几眼,原本焦虑的眼神,似乎变得温暖起来。

一张黄色蜜蜂装的宝宝照片面前,一位红衣女子抱着刚完成唇腭裂修复手术的孩子,站直、比出“V”的姿势,示意对面的男子给他照相。“来,出院啦,我们跟哥哥合影。”

病患家属都说,这里的医生护士是天使,“照顾娃娃换药,特别认真细致。”小到翻身的动作,大到护理伤口,无微不至,“就跟带自己的娃娃一样。”但问起有没有见过她们的小孩,病患家属们都突然沉默,“她们看照片的比较多吧。”

 

可以移情

将疼爱之心转至患儿身上

原来,唇腭裂外科从2009年搬进新大楼那一刻起,华西口腔医院副院长石冰教授就在想,如何让那一面面雪白的墙壁变得有温度、会说话。

“在墙上挂风景、挂花草、挂宣传照,都不理想,这些最多只能美化病房,但找不到温暖的感觉。”石冰教授很伤脑筋。一天查房,看到护士逗孩子,他有所触动,于是想,“我们的医生护士,一天中最主要的时间都是在病房度过,陪病人的时间比陪家人的还多,何不把家人的艺术照挂上墙,让他们在忙碌时能看上亲人一眼呢。”

考虑周详后,石冰教授决定,病房的走廊里,全部挂科室在职医生护士孩子的艺术照。“让他们工作时余光能够看见自己的孩子,把对自己孩子的疼爱自然移情到患儿身上。”

就这样,搬进新病房不久,医生护士家中的“小天使”落户在病房雪白的墙上。

 

墙外故事 

“孩子,对不起”

这里的妈妈说的最多

父母对孩子说的最多的,是“我爱你”,但对唇腭裂外科的医护人员来说,说的最多的,恐怕是“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女儿现在就特别讨厌我对她说对不起。”医生尹恒无奈地笑笑,眼睛有些湿润,“她说,妈妈,你答应我的事情,很少能做到。”

尹恒13岁的女儿一直希望,能在寒暑假时,跟爸爸妈妈一起外出旅游,但因为工作关系,尹恒每次都对女儿爽约了。“假期是所有孩子最空闲、却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尹恒说。

采访结束前,终于见到唇腭裂外科护士长龚彩霞,因为各种探病讨论,她一直没休息过。“给娃娃写句话?”

龚彩霞的表情有些惊讶,“我该说什么好呢?”

龚彩霞的女儿贝贝,作为“宝宝墙”的一员,被贴在墙面的右侧靠中间的位置:酷酷的墨镜,配上绚丽的头巾,举手投足,尽显帅气,“这还是她6岁时的照片。”

龚彩霞的一天基本这样度过:730分,到医院查病房、看病人、做检查,8时交班,参与病人病情讨论,直至下班。“如今她都10岁了,从上小学一年级起,我就从来没送过她上学。”

提起笔,思考许久,龚彩霞写下:“贝贝,妈妈希望你身体健康,快乐成长,成为一个独立、阳光、热情、开朗、积极、乐观、充满正能量的姑娘。”独立那个字,她写得很重,很重,“这是我对孩子,最大的期许。”

 

看见

患儿家属都说,在走廊里,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原本一脸严肃的医生,路过照片墙时,总会突然停下来。

中午休息时,也能看到有护士站在照片前,微笑着摸着照片上的脸,露出笑容。有时临近下班,还不忘到照片前献上 “飞吻”:“宝宝,40分钟后见。”

段子

如今,“宝宝墙”甚至成为鼓励科室单身女子早日脱单结婚的润滑剂,唇腭裂外科医护人员之间流传着这样的段子,“赶紧生娃,照片位置都给你留好了。”

插曲

在唇腭裂外科,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墙上挂的必须是科室在职医护人员的宝宝。

唇腭裂外科护士长龚彩霞说,墙上照片历经4次更迭,从最开始的4张,到如今的7张,最多时8张,“近4年来,我们只取下过一次照片。”那位医生与女儿常年两地分离,一年见面一两次,最终选择调回南京工作,一家团圆。

 

(点击放大)

http://morning.scol.com.cn/new/html/tfzb/20130307/tfzb645975.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IzOTA0MDY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