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华西口腔医学院!

全部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三甲医院复评”专栏

天府早报:也许,只剩72小时“我好想听他叫妈妈”

1岁多宝宝患上“疯长的瘤子”无望的妈妈紧紧抱着儿子,期待着奇迹……

    华西口腔医院唇腭裂外科病房,一位妈妈分外引人注目:立着背,盘着腿坐在病床上,用几近雕塑的姿态,小心环抱着臂弯中的孩子。

    她叫夏丽苹,内江资中人,她一岁零两个月的儿子佳佳(化名),因左颔下淋巴管病情恶化,正接受着残酷的考验。

    昨天是佳佳来到人世后陪妈妈度过的第二个“三八”妇女节,但夏丽苹却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华西口腔医院石冰教授告诉她:“孩子太小,很多可用在大人身上的抢救他扛不住。我们尽最大努力挽救,也祈祷奇迹降临。”

每一个孩子都是妈妈的天使我们祝愿夏丽苹手中佳佳的小手能一直温暖

……

一边是揪心的期盼

一个月,已经一个月我都没办法亲娃娃的脸了。我还想带他出去耍,去游乐园。哦,还有,他还不会叫妈妈,我想听到他叫我妈妈。”

——母亲夏丽苹

一边是残酷的现实

如果瘤子继续出血,照这个速度长下去,最多3天左右,瘤体会将孩子的气管压闭,孩子会因无法呼吸死去。”

——华西口腔医院石冰教授

险象

    37日上午1000,值班医生发现佳佳呼吸困难,吞咽不进东西,急查其血色素从12克降到8克,白细胞计数也有大幅度增高。医生立即向石冰教授汇报。

    白细胞计数飙升,意味着小佳佳感染加重;血色素急降,呼吸困难不能吞咽,有可能是出血增多瘤子剧长压迫了气管和食管。

    一番紧张抢救后,佳佳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专家们不敢松懈,又再次分析病情,制定下一步治疗预案,这个预案,精细到输血的时机和抗生素的调整;同时,一个联合华西医院ICU和华西第二医院的抢救方案也诞生,“一般窒息的患者,紧急情况下我们都是在脖子上行气管切开解决通气问题,但佳佳脖子上的肿瘤无法使用这种方法,一旦出现窒息,只能紧急气管插管后送往华西医院ICU,使用呼吸机维持呼吸。”护士长龚彩霞对记者说。

温情

    昨天是“三八”妇女节,对普通的母子来说,亲密无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但因为出血肿胀的关系,夏丽苹完全不能碰触儿子的脸。

    为了能更靠近妈妈,佳佳总把头高高仰起,右脸紧贴妈妈的胸口,没人教他这样做,一切只是出于孩子对妈妈的依恋。

    有一种情感,叫做感同身受。夏丽苹抱着孩子轻轻摇晃,佳佳睁着眼好奇地望着妈妈,这样温馨的场景感动了在场所有人,值班护士也不禁偷偷抹了抹眼泪。此刻,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宝宝,加油!

身影

坐着的“母爱”立背盘腿一整天

    见到夏丽苹,是在华西口腔医院唇腭裂外科病房里。天气很好,但她眼里,却几乎全是阴霾。纤细瘦弱的她,抱着孩子坐在病床一角,丝毫没有存在感。

    自从上周六佳佳入院,夏丽苹便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立背、盘腿,环抱着佳佳坐在床上,经常一坐就是一整天。而她只是希望孩子能躺得舒服些。随着病情恶化,孩子左颌下的包,肿得几乎和他脑袋一般大小。

    “只有这样,娃儿才睡得安稳。”生病后,佳佳变得更加敏感,她不敢靠着墙,只能凌空立着,只要她轻轻一动,孩子就会惊醒。

    佳佳今年一岁零两个月,自他出生起夏丽苹就意识到,他和别的小孩不一样:脖子左边有个核桃大的包。从那时起,她就很少带孩子出门。

    但对于一岁多的孩子,外面的世界于他而言充满了新奇:从蹒跚学步那天起,佳佳就一直趴在窗台上,望着窗外嬉戏的小朋友,还不时咿咿呀呀附和几句。

    一次,夏丽苹抱着孩子散步遇到一个小男孩,佳佳正想用手去摸他的脸,小男孩却“哇”一声哭了:“这个弟弟好奇怪!”哭泣孩子的母亲闻声而来,看了佳佳一眼就把孩子抱走了。夏丽苹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

疼痛

刚看到希望病情就急转直下

    夏丽苹带佳佳在当地医院检查过,医生说,孩子是先天性淋巴管瘤,必须手术治疗,“但娃娃小,要等再大点才能手术。”

    她也曾看到过希望:上周内江有位医生说,时机成熟,周五可给孩子手术,夏丽苹相信,术后,孩子就再不用遭受异样的眼光。

    就在一家人等待手术时,孩子的病情却急转直下:包开始疯长起来,到了周五手术那天就长了近一倍。慢慢地,孩子连呼吸也变得急促,医生说,佳佳病情恶化太快无法手术必须前往成都的大医院进行治疗。

    因为没有车,周六上午,夏丽苹和丈夫抱着嚎啕大哭的孩子,站在高速路口一辆一辆地拦,“求求你们,送我们去华西口腔医院,多少钱都可以。”等了近40分钟遇到一位到成都送货的司机,才让他们搭上车。

无奈

疯长的瘤子6天长了近3

    上周六中午12:30,病情危重的小佳佳从急诊科“绿色通道”直接送进病房。石冰教授告诉记者,“刚入院时,瘤子只有7cmX11cm,这才几天时间,就疯长到14cmX20cm。”

    疯狂长大的瘤子从孩子左侧颈部延伸到右侧,在瘤子的压迫下,小佳佳的气管已向右侧偏移变形,医生告诉夏丽苹,“如果瘤子不停止出血继续长,最多三天左右瘤体会压闭气管,孩子将窒息而亡。”“我知道。”夏丽苹的表情似乎没什么变化,看着熟睡的孩子她淡淡地说,这样的说法她听了不止一遍,“要放弃吗?”“这么千辛万苦才到了成都,难道要在这时放弃?”夏丽苹嘴巴有些颤抖,眼泪眼看要夺眶而出,她还想说什么,但看到怀里的孩子快被自己吵醒,就立马忍了回去。“我只想为娃娃做最后一点努力。”夏丽苹停顿了一下,哽咽了,“娃娃他还这么小,还不会喊妈妈……对,我还没听他喊过妈妈啊!如果孩子会说话,他一定会怪我。”

等待

手术几乎无望盼奇迹发生

“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瘤体范围太大无法手术,且孩子太小,很多大人能用的抢救和手术他不能用,他扛不住。”石冰教授无奈地说。医生们只能每天严密观察他的呼吸、吞咽情况,严密监测他的各项生命体征及生理指标,“一个指标稍微变化,都会召开一次大会诊,因为出血量大会压迫气道造成窒息、急性大量失血而死亡,感染容易引起败血症也是致命因素。”从小佳佳住进华西口腔医院到昨日,院内的大会诊几乎天天都有,联合华西第二医院儿科专家的会诊也已进行了两三次。“所以,现在除了密切观察、全力抢救,剩下一半的希望就是祈祷奇迹出现,瘤子停止出血,为我们下一步药物治疗和手术赢得时间。”石冰教授说,就算出血停止,感染控制住,也须等瘤子恢复到肿胀前的程度才能手术,“如果现在手术,几乎没有成功的希望。”

    72小时的生死判决,祈祷奇迹的降临……

(点击放大)

http://morning.scol.com.cn/new/html/tfzb/20130309/tfzb646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