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概况 | 学科建设 | 人才培养 | 医疗护理 | 科学研究 | 学生工作 | 校友会 | 网站导航 | 教科网镜像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华西坝老故事
 

我所知道的林则博士(二)

王翰章

发布日期:2013-12-16    阅读:3926次

    林则博士知道,要在中国开创口腔医学专业,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完成的事,他一方面担任口腔生理解剖学、口腔外科学、麻醉学、全口义齿等的教学,另一方面他还努力争取教会继续动员志愿者来参加。陆续参与林则博士开拓中国口腔医学的医师,也是国际上著名的牙医学专家。唐茂森博士之后,吉士道博士(Dr. Harrison J. Mullett)、安德生博士(Dr. Rog M. Anderson)、刘延龄博士(Dr. Gordon R. Agnew)等先后来到华西。1922年来了美国浸礼会的叶慈夫妇(Dr. and Mrs. Morton Yates),1932年来了甘如醴博士(Dr. W.G. Campbell)。甘如醴博士讲授牙体外科学,现叫做牙体修复学。1985年,已80岁高龄的他,远道来成都,参加华西大学建校75周年校庆。

    由于这些当时国际上有名的专家的陆续加入,所以中国的口腔医学一开始就建立在国际水准的基点上。没用多久,华西协合大学的牙医学院、牙医学教育就闻名于海内外了。

    林则博士的教育理念是“选英才,高起点,严要求,淘汰制”。他反复强调:“保证学术质量,而不是数量,造就合格毕业生,要求学生真正实用于社会。”他曾经在20世纪4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专门阐述他办牙医学教育的指导思想。他认为:中国牙医学所制定的教育方针和设置的课程要站在西方牙医学校的前面,要求学生要学习与医科学生相等的基础生物学和医学课程。使学生认识口腔卫生的重要及与全身的关系。培养出来的学生首先是医学家,然后才是专科医生,而不是匠人。他说:这项工作,提示了一个新的教育计划,奠定了一个高的标准:以第一流牙医学教育为目的,成为一个示范的中心。他意思是说用这个示范可以推广到全中国,甚至于到国际上。他认为这里的毕业生,完全可以和美国、加拿大和其他国家牙医学院毕业生相比,在什么地方证明培养的学生水平呢?在国外进修的学术上,由这里去进修的学生跟国际上、国外的同等的学生互相业务上的竞争就可以证实这一点。

    1919年他首先从医科三年级学生中说服了黄天启改读牙科专业,1921年黄天启作为华西协合大学牙学院第一班毕业生,留校任教。此后他还于1926年、1937年两次让黄赴加拿大进修,获多伦多大学牙医学理学学士、牙医学博士学位。黄天启1928年任华西协合大学牙学院教授,1938年任中央大学医学院牙科主任、教授,1941年任华西、齐鲁联合大学牙症医院院长、教授。

    牙医学吸引了华西协合大学中优秀的学生,申请入学者不仅有中国各省的,也有来自欧洲、朝鲜、前苏联、印尼及东南亚国家的。女生也逐渐增多。1936年张琼仙、黄端芳成为华西协合大学培养出的第一批牙医女博士毕业生。华西协合大学牙学院的毕业生在成都、中国其他地方、东亚的重要中心城市供不应求。1931年华西协合大学在美国的托事部的报告中为牙学院的成就感到自豪。报告说:“我们牙学院正在为全国范围服务。一年前,北京协和医学院要求我们一名毕业生到那里去行医及教授牙科学。另一位毕业生应邀到山东齐鲁大学,目前还在要另一位毕业生。与此同时,南京国民政府已经要了一名毕业生到国家卫生委员会工作。”1939年中央大学筹建牙科时也请求华大给予帮助。

    林则博士从口腔疾病与全身疾病的关系出发要求学生具备坚实的基础和熟练的技术。他在1928年建立新的专科医院时就取名为口腔病院,英文名字用的是Stomatological Clinic。在安排教学计划时,特别重视基础广厚、扎实,技术训练严格、细致。刚成立的头两届,前三年的课程与医科基本相同,后三年专业课有口腔解剖学、比较解剖学、口腔组织学与胚胎学、牙科修复学、手术学、齿冠与齿桥学、特殊麻醉学、矫形学、口腔外科学、特殊病理学等十多门,1920年起改为七年,第五至七年为临床实习,并穿插一些课程,1923年进一步规定了各门课的时数。为了保障广泛而扎实的医学基础和临床基础,林则博士要求,学无机化学要与化学系的学生在一起,学内科学要与医学专业的一样,课时相同,考试亦相同。其它各科也按这个原则执行。

    严格要求里头常常联系到淘汰制。严要求是按照课程,每年有一定的数目重点学科,按学分制分为重点学分和一般学分,重点学分不及格的升级就会受影响。还有学生的整个表现和专业能力的表现也很重要。从学科上,从考试上,常常采取画曲线的淘汰。从我亲身的体会来说,每年都会用画线(我们叫“Curve”)来选留学生。成绩是按照ABCD记分,到年终的时候这门课程给你一个A或者一个B,里面有很多的涵义。大概都是由于课程的原因或其他的毛病,画曲线的时候就给画下去了。到了临床前期课程、临床课程,曲线淘汰多为从学生各方面的表现,看你是否能达到做一位口腔医生的要求。学口腔专业有很多的技术问题,需要有做模型、画专业图、雕刻等许多相关专业的知识和技能,将来你要做专科医生,必须要具有这些能力。因此要考察学生能不能做,有没有悟性。如果一门课最低分是65,有许多人能考90分,那70分以下可能就会算不及格。我的班上原有20多人,毕业时就只剩9人,其中两人是上一届留下来的。

    为使华西口腔医学事业有更大的发展,林则博士特别重视对中国医生、教师的培养。黄天启先后两次被送出国学习后,每年又陆续从毕业生中选拔优秀学生留校,并把他们陆续送到国外去进修提高,成为各个专业或中国各地区口腔医学的带头人。如1939年毕业生宋儒耀博士被送到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进修学院学习,那里是国际上著名的整形外科泰斗艾伟博士(Robert Henry Ivy)所主持的进修学院。他出色的学习表现,使他在5年以后得到了美国医学上最高的学位——医学科学博士学位(Doctor of Medical Sciences)。他回国以后,开创了中国口腔颌面外科和整形外科,成为中国整形外科的开拓者。1988年6月9日《China Daily》报道了他的业绩,国际上称他为“中国整形外科之父”。1930年毕业的毛燮均博士,1936年、1947年两次赴美国进修口腔正畸学,后来他成为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的创建人。1930年毕业的席应忠博士,1940年、1946年在美国进修后,回国参与创建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1930年毕业的陈华教授,1945年到美国深造,其后领导创建了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学院,后曾任该校副校长。1937年毕业的夏良才教授,1944年赴美国进修,其后曾任四川医学院口腔系主任,后来又领导创建了武汉大学口腔医学院。1937年毕业的邹海帆博士,1948—1949年到美国和加拿大研修,专门和国际上的牙周病泰斗们学习并得到他们的赏识。他用钢丝录音机把上课时所有的讲演录了下来。回国后,创建了我国牙周病学研究室。这个Research Department就是口腔医学的研究部,是中国牙周病学开拓者。1938年毕业的魏治统教授,1946—1950年在美国哈佛大学专门进修冠桥学与烤瓷学,回国后一直从事牙体修复学教学工作。1940年毕业的王巧璋博士,1946、1947年先后在美国波士顿佛尔塞斯小儿科研究所、纽约故根汉儿童牙医研究所进修,1948年回国,创建我国儿童口腔科。此外,廖韫玉教授被派往密歇根大学进修修复学;徐乐全教授去加拿大进修修复学;罗宗赉、邓述高、周肇梧曾在美国学正畸学,他们后来都是正畸学的先驱者。还有的留在国外任教,如在哈佛大学正畸学任教的严开仁教授,哥伦比亚大学口腔外科的胡永承教授。

    “以预防为主”是林则博士医疗思想的重要方面,他很重视牙病的预防。所以他选送1934年毕业的戴述古博士,到美国专门学习牙科公共卫生学,就是现在的口腔预防医学。戴教授学识渊博,英语讲得漂亮,回国以后专门从事口腔预防、口腔公共卫生工作,是我国开展口腔预防牙医的创建者。可惜在上个世纪40年代初,正在才华洋溢的时候,由于飞机失事去世。

    林则博士所培养的如此众多的人才大大推进了中国口腔医学事业的发展。

    林则博士学识渊博,技术精湛。在主持口腔医学教育、推动华西发展中,他在自己的医学学术领域中也取得了不少成就。前后发表了七十几篇文章。1929年,他在美国牙医学杂志(JADA)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下齿槽神经阻滞麻醉直接注射法》,这个方法,以后就叫做“林则方法”,至今仍是国际上普遍采用的方法。

    林则博士不仅学术造诣深,而且有很好的管理才能。他长期担任当时华西协合大学最高管理机构校务委员会的委员,1941—1950年他担任校务委员会的主席,也就是副校务长和最后一届的校务长,对整个大学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1945年校庆35周年时,他在成都市广播电台以题为“保护学术自由,以利交流传播”的讲演中说到“给学生搞科学研究提供场地和设施,科研成果献给学校或者社会所有”等时指出:“开学以来,我们在行动中一直试图将所有这些功能做得积极生动,所以学校有了现在的成功。”

    即使在担任最繁重的学校工作时,他对口腔医学院的管理也深入细致,对医院了如指掌。除了上课外,他每天早上8点一定准时到口腔学院,到每个科室了解情况,或者说几句幽默的话,拉近与职工的距离,然后到挂号室、财务室、各诊室走一走,再到大学办公楼。记得1948年秋,我才进医院实习,一天早晨他路过儿科诊断室门前,见我正在处理一患坏死性口炎的儿童,由于病孩哭闹,将口腔涂擦的药液喷满了我的前襟,他走进诊断室,对我摇摇头说:“你的体位不对。”随后他给我作了示范,又说:“将工作服换了,交到浆洗房去。告诉他们要特别消毒,不能与其他衣物放在一起洗。”每回忆起来,虽已近60年,仍历历在目。我牢记着了处理病人时,医生所占的位置的重要性。

    林则博士在中国创建了现代口腔医学教育,培养出了很多高级人才的突出成就,深受当时中国政府的重视和广泛赞誉。他曾在1949年以前,担任了当时中国政府的教育委员会卫生委员会的特邀委员。为表彰他对中国高等牙医学教育的贡献,当时政府给了他很高的荣誉,给他颁发了一级荣誉勋章和金星勋章。世界和平理事会副主席、加拿大理事会主席文幼章(Dr. James Endicott)博士长期在华西加拿大监理会担任差会书记,在他退休前写道:“或许,我认为在评价华西协合大学牙医学院的建立和活动是一项杰出贡献的意见上,我的认识是同有能力的国际著名评论家的看法一致。近半世纪以来,华大牙学院为中国的社会福利事业已经作出贡献。说它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享有极高的声望不为过分。虽然,林则把这些取得的成就归功于他亲密的同事们,但是真实地客观地讲,由于林则在这项纯科学的发展及基督教为中国民众服务方面的创见性上有着杰出的、坚定的领导能力,我们应该将这项荣誉归功于他本人。他的名字作为科学的牙医学之父受到占世界人口1/4民众们的尊敬。”

    1950年秋,一天上午,我在小天竺街见到林则博士从公安局派出所出来。那时,天气已渐寒冷,他穿着灰色的西装,将两手插在裤兜内。我走向他,问他来此做什么,他说去办离境手续,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他将要离开学校回国。不久,一个星期天下午,牙学院全体职工在口腔医院楼上的大教室内举行欢送他夫妇的离校午宴。在开幕之前,他作了长篇讲话,讲述了他为中国发展口腔医学教育的过程,希望这项事业仍不停地发展,以培养更多的专业人才,为受口腔疾病困扰的人们解除痛苦。他的讲话被用钢丝录音机记了下来。

    在一个深秋的早晨,我和刘臣恒教授等人将他们两位老人送到华兴街的民航局大楼,办理完出境手续后,我们目送他们渐渐地消失在长长的小街尽头……

    回到加拿大后,林则博士就任安大略州牙医学杂志主编,多伦多大学评议委员会成员,一直到1968年12月8日去世,享年84岁。1968年加拿大安大略牙医学会授予林则博士终身会员资格,在致辞中说:“此人不宣扬自己做过什么,要做什么,能做什么,但只要需要或责任召唤,他就会以勇气、决心和罕见的睿智担起责任,然后退居起来,安宁而享受,因为他的工作为人所需。他没有为自己工作,他为事业工作,为同仁工作,为职业工作,为所生活的世界工作。”在林则身上集中了学者的特质,思考问题,好学,精力充沛,不空谈,脚步踏实地干事。

本文摘自《华西口腔 百年史话》(第3版),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

   

 
[打印本页]  [收藏本页]  [返回主页]  [关闭窗口]
2002-2016©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版权所有 | 网站管理信箱:hxkqyxy@163.com | 备案序号:蜀ICP备09013979号
地址:610041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三段14号 | 电话:028-85501437(医疗咨询), 85501445(投诉电话)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屛的分辨率设为1024*768)